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永利皇宫娱乐场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永利皇宫娱乐场 > 原创资讯 > 爱立信携思科御敌

爱立信携思科御敌

发布时间:2015-11-23 22:11来源:未知root字号:

柏可林 摄

爱立信思科希翼以战略合作而非其他合作方式来达到“唯快不破”的效果。因为除了战略合作,其他方式的过程都太过漫长,这对于寻求转型的爱立信和思科来说,并不是最佳方案,此刻,他们更需要的是比对手更快的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商场如战场,这句话同样适用。

面对诺基亚与阿朗的合并以及HUAWEI的快速扩张,通信业巨头爱立信急忙拉拢思科作为“同盟军”,选择更快速的“战略合作”方式而非“并购”来弥补之前落后的步伐。

11月9日,爱立信与思科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预计到2018年,双方将各自获得10亿美金的增量收入。

爱立信首席实行官卫翰思(Hans Vestberg)称该项交易是一个“精选合作伙伴关系”。卫翰思表示,在长达13个月的对话过程里,两家企业考虑过合资和其他合作形式,但未被接纳,原因是“大家在该合作伙伴关系里将解决方案和产品放在第一位。这种形式比合并或合资更快些”。

思科首席实行官罗卓克在回应为何不采取“合并方式”时也表示,“大家可以从两家获得创新,这样做大家可以即刻动手。”

确实,如今正值运营商向ICT(信息、通信和技术)转型、融合之际,不管是对于占据全球移动通信网络45%市场份额的通信巨头爱立信来说,还是对于在云计算、路由器以及IP设备上握有巨大优势的IT巨头来说,都必须寻求应对市场新需求的妙招。

业内分析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是全球电信设备领域的领头羊,一个是全球互联网网络设备领域的佼佼者,二者此次合作将左右未来电信、互联网融合之后的市场格局。“诺基亚+朗讯”和“爱立信+思科”之间必将展开一场新的厮杀。

阻击HUAWEI

在通信发展史上,成立123年之久的爱立信应该算是为数不多的百年老店。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谈到爱立信,第一印象可能还是“SONY·爱立信”这个手机品牌。

在智能手机没出现之前,爱立信曾是全球数一数二的手机厂商,其翻盖手机T18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如今的苹果。SONY·爱立信是爱立信与日本SONY企业于2001年成立的合资企业,是与诺基亚、摩托罗拉并肩的手机厂商。但是2012年2月,爱立信将自己持有的50%SONY爱立信股份转让给了SONY企业,这也意味着爱立信彻底退出了手机市场。

事实上,近年来,“瘦身”一直是爱立信转型的方式之一。与SONY·爱立信有着相似命运的还有爱立信与意法半导体成立的合资企业——意法·爱立信,这家芯片企业于2009年成立,仅维系了4年时间就被关闭,爱立信与意法半导体最终拆伙。就在去年9月,爱立信表态称停止芯片开发。

与剥离业务同时进行的是裁员。今年6月底,爱立信宣布将在瑞典启动裁员计划,约2100个岗位受到影响,其中1700人不会分配新的职位,将直接离开企业。

对于这次裁员,爱立信官方表示,今年第二季度的重组费用约为25亿瑞典克朗(约合3.04亿美金),主要用于正常进行的重组和削减成本及提高效率计划。其中,全球削减成本及提高效率计划于去年11月13日公布,如果该计划奏效,爱立信有望在2017年底前节约90亿瑞典克朗。

尽管如此,爱立信仍坐在全球第一大通信设备厂商这把交椅上。只是目前来看,想必爱立信也感觉到,这把交椅开始坐得越来越不稳。

“电信与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尤其是HUAWEI等后起之秀的崛起给爱立信带来了竞争压力。”中投顾问IT行业研究员王宁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爱立信2013年、2014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52亿美金、293亿美金,业绩下滑达16.8%。而HUAWEI2013年、2014年运营商业务分别为271亿美金、310亿美金,业务却增长了14.4%。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2014年,HUAWEI已经在业绩上击败爱立信。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也许是促使爱立信与思科结盟的直接原因。

说爱立信与HUAWEI是竞争关系可以理解,但思科与HUAWEI的竞争性似乎并不明显。众所周知,思科是美国的网络设备商。公开资料显示,思科在企业网、城域网以及接入领域有很强的竞争力;同时,路由交换是思科的业务强项,在全球电信网络的高端路由器市场占有很高份额。

但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电信市场与互联网市场逐渐融合,彼此之间的界限已变得模糊。据悉,为了适应市场的变化,HUAWEI在几年前开始涉足网络业务,实现了与电信业务的整合,彻底打通了电信与互联网之间的壁垒,分设运营商业务BG(业务群)和企业业务BG来抢食市场,而这不可避免与思科的业务出现了交集。

数据显示,思科至今在全球路由器市场仍握有49%的占有率,大幅领先市占率13%的HUAWEI,但HUAWEI在中国大陆已取代思科,成为最大路由器供应商。

分析人士认为,在电信网络时代,HUAWEI已经击败了爱立信,思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HUAWEI剑下的爱立信,这是思科所忧虑的。

抗衡“诺阿”

除了HUAWEI,让爱立信与思科忌惮的还有诺基亚与阿尔卡特-朗讯(下称“阿朗”)的联手。

11月18日消息,诺基亚正式向阿朗以换股方式发起收购要约。

今年4月,诺基亚宣布将以156亿欧元(约合166亿美金)的价格收购阿朗。根据两家签署的谅解备忘录,诺基亚将提出要约,全额收购阿朗已发行的证券,并在法国和美国以公开换股要约的方式进行合并,每一股阿朗股票兑换0.55股诺基亚新发股票。

截至今年10月,该交易得到了全部反垄断机构的批准,包括美国司法部、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和中国商务部。如果有足够多的阿朗股东接受出价,并获得诺基亚股东同意即可获得达成该笔交易。

合并后,诺基亚网络产品线进一步丰富,除了优势的移动网络业务外,还将吸纳来自阿朗无线、光纤和IP网络业务,尤其是IP路由、固网接入方面,阿朗市场优势非常明显。

从各通信企业2014年财报可以看到,五大设备商2014年财报从高到低排名依次为HUAWEI、爱立信、阿朗、诺基亚和中兴通讯,收入分别为465亿美金、293亿美金、159亿美金、154亿美金和131亿美金。诺基亚合并阿朗,意味着新诺基亚的营收排名超过爱立信跻身第二。

“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借助后者强大的无线业务优势,进行资源整合,将增加诺基亚解决方案与网络(NSN)在全球无线基础设施市场上的份额。”易观智库分析师朱大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尔卡特是美国两大运营商Verizon、AT&T最大的设备供应商,合并后,诺基亚将获得两大运营商的后续设备供应。

诺基亚宣布合并的资讯稿中也有提及:“合并后,企业的目标市场比当前诺基亚单独的目标网络市场扩大了大约50%,目标市场规模从大约840亿欧元增至约1300亿欧元,从而为诺基亚带来了更强劲的增长前景。”

“诺阿”的合并无疑给爱立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在发布会上,爱立信和思科均表示,在诺基亚斥资156亿欧元收购阿尔卡特-朗讯之后,该企业以及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HUAWEI的崛起,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为此,爱立信与思科将全方位展开合作。

卫翰思表示,与思科建立伙伴关系,能够让该企业马上扩大产品和服务提供范围,速度要比该企业通过收购或自主开发互联网设备更快。“与思科结盟,是更敏捷、更有效的选择。大家从明天就可以进行合作”。

罗卓克则表示,通过与爱立信结盟,能够让企业在不卷入漫长的并购谈判的情况下,迅速进入规模更大的市场,而且合作也不会产生太多的业务重叠问题。

“显然,二者想用这种战略合作的方式来避免更多时间的浪费,相比于诺基亚与阿朗的并购已经走过了大半个程序,若他们用同样的方式追赶肯定来不及,而战略合作的方式可以弥补落后的时间,甚至比对手更快达到双方的融合。”一位不愿具名的电信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

影响几何

“未来,双方将围绕电信互联网展开合作。电信设备一直是爱立信的主营业务,但是近年来一直承受着较大的业绩压力,爱立信尝试向互联网设备方向转型,思科能够让其快速进入互联网设备市场;思科也能借助爱立信获取更大规模的市场。”王宁远认为,二者业务重合度并不高,甚至可以说,主营业务高度互补,两者能够通过合作,迅速地实现低成本扩大市场覆盖率。

从双方公布的合作战略来看,这是经过深思熟路之后的结果。根据合作意向,双方将在包括路由、数据中心、网络、云、移动性、管理和控制,以及全球服务能力上开展深入合作。

在网络层,爱立信与思科将携手合作,在5G、云、IP和物联网等领域,提供跨越整个网络架构的端到端领导力,涵盖范围包括设备和传感器、接入网和核心网,以及企业IT云。

与此同时,双方合作所汇聚的全球服务能力,包括咨询、集成以及为IT和网络的管理运营提供支撑的能力,将帮助客户更快实现自身的业务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爱立信与思科优势互补,合计持有超过5.6万项专利,每年投资110亿美金于研发,拥有7.6万名专业服务人员。

据先容,该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成为双方在未来十年发展的关键推动力,并将在2016年开始获得增量收益,预计到2018年,双方各自的增量收益将增至10亿美金以上。

那么,两者合作将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一个是全球电信设备领域的领头羊,一个是全球互联网网络设备领域的佼佼者,二者此次合作将左右着未来电信、互联网融合之后的市场格局。”王宁远认为,欧洲网络设备市场上,“诺基亚+朗讯”和“爱立信+思科”之间必将展开一场新的厮杀;在非洲、拉美以及中国等新兴市场上,品牌数量更多,竞争更加激烈,到底HUAWEI、中兴等后来者能否扩大市场份额,也值得期待。

不少分析人士表示,随着电信、互联网界限越发模糊,如何去面对更大的市场成了目前通信设备厂商该考虑的问题。在5G时代到来之前,大家都在囤积专利储备的现在,此次合并的意义更加重大。根据业界的预测,5G最快将在2020年商用,在还有不到5年的窗口期内,全球的运营商及设备商已开始布局5G,可以肯定的是,爱立信拉上思科无疑加剧了5G的竞争。

睿信致成管理咨询企业合伙人王丹青也认为,两大巨头的整合是一个优势互补的过程,如果未来随着合作深入有新的整合,将会是一个新的巨头诞生。对于HUAWEI来说,肯定会产生一个新的压力。但王丹青认为,HUAWEI不会在整合并购上有什么举措,还是会更多地在产品市场的举措和策略上做些针对性的调整。

为合并铺路?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战略合作的消息公布之后,就有市场传言称,基于这笔这项合作,思科最终有可能收购爱立信。

这一消息源于瑞典媒体的报道。报道称,思科从一年前开始接触爱立信,考虑收购后者。虽然两家企业的谈判一直在秘密进行之中,但迄今为止并未达成协议。

“思科目前希翼与爱立信董事会及大股东达成收购协议。爱立信董事会主席雷夫·约翰森(Leif Johansson)对此已无能为力,因为爱立信反对被思科收购的胜算不大。”报道说明,之所以无力抗争的原因在于收购价格,“该价格将是爱立信作为一家独立企业无法实现的,特别是在爱立信尚在为未来的前景感到一片迷茫的今天。”

不过,思科随即否定了该消息,并表示该企业没有兴趣收购爱立信。思科发言人尼格尔·吉勒涅(Nigel Glennie)称,思科目前正专注于该企业最近宣布的与爱立信达成的合作伙伴关系。

11月18日,卫翰思也代表爱立信方面对合并传言作出回应,称双方从未讨论过收购相关事宜。他说:“当前有市场传闻称,基于近期大家与思科达成的合作协议,思科最终可能收购爱立信。我要指出的是,近期宣布的这项合作大家已经谈判了一年时间,在此期间大家并未谈论过与并购相关的任何事宜。”

对此,王宁远认为,就目前而言,同盟而非合并的方式给双方很大的经营独立性,正因为如此,双方在合作期内将不可避免的产生一些摩擦,如何解决这些摩擦对合作的效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能相互敬重、放低姿态、互补长短则可能实现1+1大于2的效果,反之亦然”。

“市场瞬息万变,尤其是市场即将迎来5G时代,稍有不慎就可能会从领先者沦为落后者,所以并不排除二者最终会走向合并。”王宁远认为,爱立信和思科同为世界级设备制造商,具有强大的技术及品牌实力,短时间内无法确定谁“屈服”于谁,过于庞大的体态也意味着二者的合并将面临多重阻碍,所以此次合作,也有可能是二者合并的一个缓冲期。

王丹青对记者表示,两个大企业的合作都是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会涉及到品牌、产品等多个方面,很多时候即便商议上达成并购,但在实际的业务整合中也是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不排除此次合作是一个双方合作加深、了解磨合的过程,之后可能会逐步实现双方资源的对接,优势的互补,慢慢探索双方更加适合的合作方式”。

(国际金融报)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Tencent财经(financeapp)。

(财编:root)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