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永利皇宫娱乐场 |财经日报旗下网站

当前位置 > 永利皇宫娱乐场 > 原创资讯 > 数字王国市值3天蒸发8成 控制人背负红色烙印

数字王国市值3天蒸发8成 控制人背负红色烙印

发布时间:2015-06-14 22:19来源:未知root字号:

“是的。”“不熟!”无论是叫车峰、车风,或索性用拼音标注chefeng,当这个45岁连正式姓名都有几个出处的神秘商人6月2日在北京被查后,多位同样游走于内地和香港且近年来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能量不菲的人士,几乎如出一辙对探寻者给予最简洁的回复。然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和一句“不好意思”,通联终断。谨小慎微可以理解,尽管就在不久前,他们还乐意用某种听似不经意的口吻言及自己曾参与了车峰的饭局,就在那个已被无数次演绎位于港埠中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的四季酒店。

有传车氏是这座风水极佳集聚大批名流富豪捧场的五星级酒店能够长年“包起全层”的有数的超级豪客,当然事实是这位早年由内地赴港的商人租用了这里的办公楼层,至于他的真实住所则是中半山的富汇豪庭和誉皇居,一个每平方呎价格超过4万港元,能吸引从马云到杨幂夫妇置业的地区。

愿意确认消息的真实性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作为率先披露者的“财新传媒”一直以来都以人脉深厚、消息灵通闻名,特别是该机构还明确指出:“车峰此番被调查的直接动因,是涉及2015年1月落马的原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及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企业实际控制人郭文贵案”。

3月中下旬,财新传媒曾就郭文贵的发家历史以及在盘古大观和民族证券股权运作中的不正常现象刊发长篇报道,并由此在3月29日引起身在海外的郭氏强硬反击,其发难时抛出的多个涉及财新创始人所谓隐私的“猛料”更令业界一时哗然。吊诡的是,郭文贵邀请对方在五月前公开辩论和财新方面以诽谤罪欲起诉包括中资背景的《香港商报》在内的媒体,却像一部好莱坞大片刚映至三分之二高潮处大银幕上出现了“End”字样,最终以一种颇为奇怪的方式戛然而止,直至因车峰的出现方才续上了两个月前的戏码。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财新在报道中仅言及车峰是“被查”,究竟属于“协助调查”还是更为严厉司法手段实施前的例行,并没有言明。同时,报道中也没有提及是何方机构带走了车峰。

但这已足够让那些曾与车氏有交集的人士做出判断了。更重要的是,车峰实际控制的香港上市企业数字王国6月3日旋即出现暴跌,盘中下挫幅度一度超过60%,而之后两天该企业股价仍一路劲挫,市值三天内蒸发八成。沉默的资本市场往往以喧嚣的方式表达自己真实情绪,它不会说谎!

事实上,是次市盈率曾高达490倍的数字王国股价出现剧烈波动,与之前李河君的汉能薄膜和潘苏通旗下的高银地产高银金融在港股市场上演的过山车行情,有着本质的不同。表面上看,几家企业确有几分雷同,而数字王国,虽说车峰只是持有行使价仅为0.04元的47.62亿份可换股票据,即使行权,也只占扩股后的23%,但由于该企业两位重要股东,张晓群和周健众所周知当年是以深圳新策投资发展企业名义入驻持有,但2008年6月曾因出售中国平安解禁股权一天纳税13.041亿元名声大噪的深圳新策,却是车峰在资本市场辗转腾挪的主力平台,并和以“沃和”统一命名的一系列企业构成车氏的左膀右臂。可以肯定的得出结论,车峰通过头马和干将对数字王国的实质持有股权接近总额的四分之三那甚至更多。

另一个相通点,则是从去年以来这几家企业均录得超过600%的股价升幅,汉能的市值更摸到了400亿美金线,而即便股价雪崩式垮塌,作为大股东其实仍有可观的账面浮盈,就如同车峰在“失联”后其实仍能通过数字王国入账近40亿港元。

但是,汉能薄膜和两家高银系企业明显是受到做空机构的青睐,是后者长期潜伏收集筹码后精心选择出击时机的猎物。而数字王国则不同,尽管2013年3月由奥亮集团通过注入特效企业Digital Domain业务借壳而来,且一直顶着大学问产业光鲜的冠冕,不过其毕竟不是阿里影业万达院线,股价之所以冲霄直上更多源于沪港通后港股大行情展开以及大股东老辣的抬高估值技巧。但即便如此,相信普通做空机构一般不会去逆其龙鳞,只因为车峰其人。

车峰的出名,当然不只是因为他在数字王国上的点金圣手,也不仅因为他还是多家在港上市企业的重要股东并至少控有11家BVI企业,甚至5年和7年前他通过解禁海通证券和中国平安的股票共获利百亿元也只是加大了光环的直径,从传奇到传说只因为车氏身上背负的“红色”烙印,从坊间到圈内,关于其岳家的身份并不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某种程度上,车峰与近日因突然横盘挪位至大唐电力副总经理岗位而遭多种揣测的某位女士,都是一个特殊圈子中较罕见的高光人物。

可以想见,如若不是6月2日事件的曝光,数字王国仍将安之若素享受着美妙时光,直至主公发现盆满钵满的壳目标。

现在,车峰的四季酒店圈子正在进行某种切割。

“不熟”是充满想象力的托词,既不能割袍断袖的决绝还得留出足够的安全边界,一众在资本市场通过搭识这位车公子进一步呼风唤雨的高手需要破费心思的拿捏。关键是这位带头大哥只涉及马建和在数字王国上也赚到8千万元的郭浩云吗?(郭文贵的香港名字)

注意!在财新的报道中提到了天津商人刘志远—整整十年前因轰动一时的世纪中天操纵股价和行贿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而被处以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的刑罚,以今日之标准,这个判决明显属于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有事实表明,几年后世纪系又在中汇医药的重组中重新活跃起来。

有意思的是,上述报道指车峰通过刘志远旗下企业获得了平安和海通巨额股票,但若有细心人士查阅当年的各路资讯会发现,那个大名头的深圳新策一度却被记在刘的名下,或许可以给出大胆猜度:刘志远原本就可能是车氏的手套,那么当年由世纪中天重组牵出的重庆国投、西南证券[0.91% 资金 研报]大股东易手以及中关村[6.68% 资金 研报]操纵股价案多起事件都会产生另外一番解读。

电话可以挂断,但联想和连锁发酵才刚刚开始。(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微信扫一扫,帮你发现聪明钱——Tencent财经公众号:Tencent财经(financeapp)重磅财经资讯、特色财经栏目一网打尽

(财编:root)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